江小喵

外面的世界很精彩

Xjb说,老子就是不爽

暴戾的情绪就像夏天里裹着热浪的一阵风,突然的热量使我控制不住的烦躁,总是在脑里想着发泄的事,是很不好的那种,打人,暴力。越想越激动,剧烈起伏的胸口,但是理智又告诉我,这是不对的。我觉得我太压抑自己了。今年大二了,我记得当初分寝室的时候,班里别的同学早就在暑假里熟悉了,约好谁谁谁住一起。我记得我好像没进群,寝室分配也是报到那天的天意。老爸带着我到宿舍安置床铺,先到寝室的是另外专业的两个女生。她是最后来的。她后来跟我说“以后可以和你一起吃饭吗?”“好呀!”

我跟她的故事就开始了,大一一年还可以,我跟她都是比较会忍让的人,再加上大一一切都是新鲜并且小心翼翼的。我们之间很谈得来。大二这一年,我过得很痛苦,不是身体上的,是完完全全的心累,我觉得我和她三观有些不和,某些事情上是谈不拢的,我很喜欢散步,没事的时候,或者饭后,都想去哪儿溜达溜达。而且隔壁校区挺大的。大一她会陪着我逛逛。后来,就没怎么去了。经过两年的相处,我发现她比较喜欢相对安逸的环境和生活,不太愿意,嗯,有时会不愿意做像散步这类的事。不高兴,不开心时,问个话,回答我的样子 我很不喜欢,要答不答,有气无力,有些无语又有些不爽。我恨不得暴打她的头。当然,也有开心,打闹的时候。只是在大二这一年里少了些。不过我也不是个完美的人,当断不断,该断不断。有点犹豫的一个人,我有时我会反感她的态度以及某些方面,但我会忍住不去发脾气,尽量克制情绪。我比较的直来直去,我从不会在聊天打字的时候注意到加不加一个呀,啦,表情对表达的意思有什么影响。上次那件事后我就改了(我发消息说,帮我拿一下耳机,在床头,她回我说,你这样像是在命令我,或许你并没有这个意思)这确实是个不好的地方,我会慢慢改,更礼貌,更为别人着想。之前,讨论什么事,我跟她看法不同或是我对这件事的了解是不一样的,我会直接说,到最后她会来一句行吧。后来,她说她不喜欢被否定。好,现在,只要是她发表了看法,或是说了一件事,我不会多说干脆不说。是啊,谁都不爱否定。但是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。我觉得她很单纯(不是傻白甜,没那么多小心思),跟我一样。可是最近我发现,并不是,她有几次要给另一个室友寄快递,拿快递,我并知道,她就说要不要出去走走,要不要出去吃,我当然好啊好啊,等出来宿舍楼就说我帮xxx拿个寄个快递,我瞬间就不开心了。直接说陪我去拿快递不就好了吗?到头来,我才是最蠢的那个。我会小心翼翼照顾你的情绪,考虑你的感受。做个决定希望兼顾各方,但是事与愿为,一团糟。我就是个大傻瓜。什么都要讲究平衡,我如此在意别人,别人不一定接受,理解,或许压根不在乎。看你就跟神经病一样。生活学习是自己的,对自己负责了,才能对别人负责。不要浑浑噩噩了,想做什么就去吧。忠于自己,不忘初心。脚踏实地。想想你自己是这世界独一无二的花。老子不是最贵的,不是最艳的,不是最香的,但我一定是最顽强的最坚韧的。